三木九林

[安雷] 我爱的人的婚礼

#我知道标题很狗血
#人物ooc
★雷狮视角的第二人称

  如果可以接受就开始吧

  01
  
倒数七天 
5:00 P.M

   你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接到信的,还算不错的天气,刚好出差回来的你撕开信封。

   那是一个邀请函,通身是高雅的紫色,点缀着亮黄的星,不得不说你喜欢这个样式。

   封面的正中间就写着时间与地点,以及,诚恳地邀请您参加安迷修先生的婚礼。

   嚯,设计的不错嘛,是为了避免像我这种不想打开邀请函的人吗?

   你的心里还是有点感触的。

   啊啊,那个傻子骑士果然还是会与一位美丽的小姐结婚的吗。

   你烦躁地把它丢进纸篓里,,, 踱步,,,

   又一把拾起它,连同信封塞到抽屉底。

7:00 P.M

   你从一开始便想过的,他不可能一辈子和一个同性生活在一起,他是前途光明的总裁,是一位公众人物,一定会体面地与另一位富家千金过大半辈子,她一定会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女孩,你又想起邀请函上并没有写新娘的名字,嗯,还很害羞,安迷修一定会很爱她的吧。

    而你或许只是他生命的一个过客,或许他以后都不会想回忆起你。

   你一手掩面,叹气,

   罢了,互不打搅吧。

TBC

猜猜雷狮会不会去婚礼现场

  

十年

  #较ooc
  #两个人都很不坦诚
  #类似破镜重圆
   注意:HE

  如果可以就开始吧

01

    雷狮有些急躁地坐在烤串儿摊儿旁,一边在心里咒骂着坑弟的俩哥,一边狠狠咬下一口串,
啧,真特喵难吃。又想起昨天还在度假的自己,
想起那儿绝佳的烤串,还有两张欠揍的脸,哼,
还说什么该锻炼锻炼三弟了,分明就是想自己出去享乐。

   雷狮在国外学的谈判,好不容易毕了业,又被自己大哥拉进了自家的公司,雷狮死活不情愿
,大哥却说,可以让自己清闲清闲,只要没什么大事儿。雷狮又在外面嘚瑟了几年,昨天却突然被逮回国,说什么和另一个公司合作,要雷狮去处理合同,呵,这种事用的着我吗?卡米尔呢?这几年来,一直没让自己去帮忙,这次的谈判很困难嘛?  结果自己刚回来,两人拖着行李就跑了
而自己到现在也没有等到人来接他,,,

   雷狮又愤恨地咬下一口串儿,阿西,真难吃。

   这时候,一个小小的身影撞向了自己,雷狮下意识地一起身,一个小女孩儿便倒在了地上。好险,雷狮心想,不对,“呜,呜哇!”果然,棕红发的女孩直起身便大哭起来。“唉,唉你别哭啊…"
周围的人都向这边瞧,“喂你别哭了好不好,搞得跟我惹得一样…”雷狮对周围的眼光盯得有点儿不舒服,女孩抬起头,雷狮愣了一下,自己撞进的是一双碧色眼眸,好像,好像脑海深处的那双眼睛,雷狮摇了摇脑袋,像是要把脑袋里的东西晃出去,不会的,怎么可能是他……“安可,你去哪儿了!怎么了?”一个耳熟而赋有磁性的声音,面前的女孩儿猛地抬头,爬起身,绕过雷狮,扑到刚刚发话人的怀里,又呜咽起来。雷狮回过身一个陌生却熟悉的身影,由阳光直面而照,清晰的不得了,

   安迷修。

   雷狮呆呆的望着距自己不远的两人,“怎么了,
摔倒了?"  我该怎么办?  “摔到哪了,给你揉揉。”  我该走开吗?  “哦,有人对你很凶?"  我要说什么吗?  “好了,乖,不哭,哪个人?"  怎么办?  “先生,您好像吓到我家孩子了……雷狮?!”哦,真糟糕。

   "啊,抱歉。"…他说那是他家孩子…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"雷狮转身刚要逃开,“雷狮!”哦,麻烦。雷狮深吸一口气,转身,“还有什么事吗…安迷修…"“我以为你不认得我了,久别重逢,不一起聚一下吗?"我到是想不记得你,“
啊啊,我还有事,先……"“雷狮!”好听的声音在耳边炸起,自己衣袖被扯住了,雷狮泄了气般的回了头,不敢正视安迷修,“这么久没见,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面前的人迎着光,嘴角勾起。

   “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。"雷狮甩开安迷修想要走开,安迷修却一手拦在自己面前,“把我们家可爱的孩子吓到了,不道歉可不行啊。”果然是孩子呀。

    不过也是很正常的,十年,足够让面前的人结婚生子,有一个稳定的工作,有一个美满的家。

   这时,一个留着长长的呆毛男生从远处跑来,
“安哥,快下雨了,我姐催我们回家了,怎么了?……雷,雷狮学长?!"雷狮瞅瞅面前这个穿着衬衣的呆毛男孩,貌似是高中时整天和安迷修在一起的一个学弟。 埃米的姐姐,唔,好像叫艾比,高中时好像听人说,她喜欢安迷修来着…果然啊。

    安迷修仍在看着自己,雷狮把袖子从安迷修手中拉开,安迷修愣了一下,转身说“埃米,你先带安可回去,我和雷狮去叙叙旧。"雷狮低着脑袋,埃米抱起迷惑的安可,“那,那你们好好聊,我先走啦!"说完便忙不迭的跑开了。
   “走吧,去吃饭。”安迷修依然笑着,向另一个方向走去,雷狮望了望那个人被拉长的身影
,顿了一下,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 这是我曾上高中的地方,那是我曾喜欢的饭馆
,这是我曾喜欢走的林荫小道,那是曾与我一起的人。
    我已有了潇洒生活,他亦有了妻儿友人。
  
    两人一路无语,安迷修带着雷狮拐进了树荫间的一家小店,门上风铃随门的动作发出脆响。

   “ 小安来了啊,哟,这不是小雷吗,好多年不见了呀。听小安说你去了国外,现在发展的不错吧。"

开店的大爷竟然还记得自己,啊啊,毕竟高中的时候安迷修不让自己吃烤肉,两人几乎天天来这里,雷狮笑了下说:“国外还好,可惜一直没机会再来尝尝您的菜。”说完,悄悄的瞥了一眼安迷修
,那人正一直盯着自己,雷狮吓得一下扭过头,“ 你还别说,自从你走了,小安就总是一个人来这里,你俩关系还真是好呀。"雷狮感觉心头一紧。

   雷狮没想到安迷修还是经常来这里。

    菜摆到了桌上,雷狮还在神游,安迷修看着雷呆呆的表情,轻笑了一声,好可爱。他把手放在雷狮面前,晃了晃,“别愣了,快吃啊。"

   雷狮有些尴尬地拿起筷子,安迷修说:“都是你爱吃的菜。"“以前爱吃,现在不爱了。”雷狮吱唔着说。

   安迷修顿了下,没有再说什么。外面天逐渐暗了下 来,他拿起酒瓶, 给两人倒上酒,雷狮知道他的酒量不好,刚想开口,又收了回来,我要用什么身份去说教他?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   安迷修第一次喝酒就是被雷狮带到这里喝的,
不多不少,三杯就倒,倒头就睡,当时雷狮看着安迷修睡的直流口水,笑得跟傻子似的。

   可惜已经再也回不去了。
  
   几滴雨敲在了窗上。

   雷狮酝酿了一下,开口道:“那个叫…安可的小孩…嗯…是你和艾比的孩子?"安迷修抬头瞥了一眼雷狮,“是艾比的孩子…怎么,你介意?"

   雷狮倒吸了一口气,心里憋的慌,“没,就是觉得不能白吃一顿饭。"说着就要掏钱包。

   “砰”的一声,安迷修一头倒在了桌子上,雷狮直想抓狂,就不该让他喝酒的,现在怎么办?

   “喂!傻子骑士,醒醒啊!别给我添麻烦啊真是
。”

   雷狮看了看外面狂卷的雨,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吧。也没有他家人的电话。

   ……

   先去付钱吧。雷狮把安迷修架起来,啧,怎么这么沉…

   走到柜台前,大爷说钱已经付了,雷狮转身看了看门外的滂沱大雨,怎么办? 

   大爷看了看他,说:“出门向右有一家宾馆,不然你带小安先去避一晚?”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
,“谢了大爷。”推开门,走到门檐下。

   和你在一起就没什么好事儿。雷狮把衣服盖在两人身上,走进雨里。

   “雷狮"

   雷狮愣了一下,“我在。"

   “唔…我喜欢你…”

   雷狮顿了一下脚步“我知道,"又快速走起来," 
这又有什么用呢?"向不远处的宾馆赶去。

   你已为人夫,亦为人父。

    TBC

打错了tag,该怎么删